《Black》

亲亲我的居抱抱我的居(๑˙❥˙๑)能为我点梗写文的都是真爱,一直想看的监狱paro终于!!!无以为报只能以身相许了T_T

凤绝先森:

伏哈/监/狱pa(??)
给某个臭居居熬夜写她的梗
结果这个女人竟然睡着了!!
我不管,我发出来了,哼!


————


#混进来的狮子#


“他真的没问题吗?邓布利多。”麦格抱着手,表情沉得像要滴下黑水,“他要接近的男人可不是什么简单货色。”


“麦格女士,你总要学会信任我。”质疑的声音还在耳边,邓布利多却已经站起了身,他拍了拍电脑笑眯眯道,“哈利已经行动了。”


显示屏上,一个带着圆框眼镜的少年被推进了监/狱的食堂狠狠摔在了地上。囚犯们或坐或立,在少年狼狈的爬起身时,纷纷发出哄笑。


“嘿!我们这儿来了一只小猫。”


哈利听到有人在他身后恶意地说着,他擦了擦还带着淤青的嘴角,目光绕过这个大厅,在最角落的地方,意外发现了一块僻静。


在一众看好戏的人群中,那个人周围一片空荡。更加与周围格格不入的,却是那人优雅又从容的模样,仿佛这不是监/狱的食堂,而是豪华精致的餐厅。他修长的手握住一枚锡勺,慢条斯理从餐盘取出食物,然后微微低头,送入口中——一切看起来都那么矜贵,仿佛周围没有喧闹只有优美的钢琴曲。


哈利抿起唇移开了目光,他直直走向另一边,沿途被监/狱的老油条们肆意打量,他饶了一圈,甚至经过了那个男人的身边,却还是没有动作,像闲逛一样。


“噔噔噔!”


一位狱/警先生敲响了餐盘,拉扯声音大喊道:“还有五分钟!五分钟后通通给我滚回你们的垃圾桶!”


哈利瞥了一眼狱/警,突然转过身就近掀翻了一个秃头男人的餐盘。油腻的汁水全数打在了秃头男人的身上,男人怒吼一声,飞身扑向了哈利。


警报拉响,扭打的两人一路掀翻餐桌,狱警们拿着警棍跑来大喊着拉架。


“砰!——”


秃头男人打碎了哈利的眼镜。


“咚!——”


哈利将可移动的凳子整个拍在了男人的头上。


架被拉开,两个人都气喘吁吁互相瞪视。


“够了!渣滓们!”狱/警气坏了,将两人都铐了起来,押送着往禁闭室走去,“告别短暂的自由吧,两个滚蛋!”


被丢进黑暗的禁闭室,哈利摊在地上,静静沉默,在身后的门被关上的一瞬间,他终于松了一口气,虚弱地苦笑起来。


————


#蛇与狮子#


哈利从禁闭室出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了,寒冷的禁闭室让他半夜就冻醒了,接着瞪着眼待到了天亮。他知道,他现在的身份是囚犯,除了危及生命,否则他得不到任何支援。


被狱/警押送到工作间时,哈利的脸色已经有点惨白,只不过一脸的淤青血痕让人看不出他的难受。那些犯人在流水线上互相组成小团体,在他进来的一瞬又一次齐齐看向他。


轻佻是少了,却也不怎么友善——好在哈利现在看不清。不过,至少他不会再被当成好下手的猎物了。


秃头在进入工作间后就对着哈利比了个中指,然后拖沓着脚步走向了自己的小团体。哈利被留在工作间门口,看起来形单影只的可怜。


哈利想推推眼镜,才想起来那陪伴他十多年的老伙计已经寿终正寝。他只能遗憾地叹了口气,插着口袋开始眯着眼慢吞吞向生产线走去,他或许需要找个自己的小团体。


“嘿,欢迎我们的小狮子归队。”


在他路过一个负责装牟钉的流水线时,有人对他吹了一个响亮的口哨。哈利眯着眼看去,却先被流水线边的玻璃房吸引了目光。


昨天见到的家伙坐在宽敞的玻璃房里,他单手撑着头,悠闲地用鼠标浏览着什么。他的手边甚至还放着一杯咖啡,热气升腾让哈利感觉自己更冷了。说真的,若不是囚服还套在他的身上,哈利都要怀疑这个人只是工作地点比较特殊的总裁了。


“哦豁,小狮子想找我们老大的麻烦吗?”


最先和他打招呼的人笑嘻嘻凑了过来。


“不,我只是有些嫉妒。”哈利半真半假地说着,说话牵动了他的嘴唇,让他瞬间疼得龇牙咧嘴。


“你看上去搞笑极了,兄弟。”那人哈哈大笑,随后拍了拍哈利的肩膀,指着玻璃房里的人道,“这可是你嫉妒也没用的待遇。”


“他是谁?”哈利捂着自己生疼的嘴,含糊不清地问道。


那人自豪地拍拍胸口:“最大的黑手党凤凰社的老大——汤姆 •里德尔!”


“你的话很多。”


一个声音打断了那人的夸耀,哈利揉着淤青抬眼看去,才发现被议论的男人已经打开玻璃门站在了门口。那人瞬间闭上了嘴,一溜烟跑回了流水线。


哈利的视线模糊不清,依稀只能看见对方在靠近,在他犹豫自己是不是也应该转身去流水线时,里德尔的脸竟然清晰地出现在了他的面前。


“近视?”


看着哈利下意识眯起的眼睛,里德尔竟然从喉头漏出几点笑意。


“是的,先生。”哈利回答着就准备向后退一些,能让他明明白白看清楚的距离可不是陌生人应有的距离。


里德尔没有阻止他,只是似笑非笑地看着他。


“没别的事我就先去工作了。”哈利让自己看上去冷淡一些,只是昨天斗殴留下的伤痛让他一直小声“嘶嘶”着,像个漏风的小灯笼。


里德尔在他惨不忍睹的容颜上扫视了两秒,开口道:“这些伤痕隐藏了你的微表情,很有趣的掩饰。”


哈利翻了翻白眼,有些不满道:“你在说什么?”


里德尔笑了:“你说话的措辞可一点也不像会进这里的家伙。”


哈利被气笑了:“对啊,我也一直和警官们说我是个良民。遵纪守法二十年——撒旦才知道我为什么现在在这个鬼地方!”哈利一连串说了太多,嘴角都拉扯出了血腥味,他捂着嘴缓了缓,才继续说道,“而且,先生。你比我更不像会出现在这里的人吧?”


语落,哈利甚至没再等里德尔的回答就转身走了。他来到最开始搭话的男人身边,拿起工具学习起了牟钉的安装。他的身后,里德尔眯起了眼。

评论 ( 1 )
热度 ( 61 )
  1. 呼五白想听睡前故事绝不能断奶绿哇 转载了此文字
    亲亲我的居抱抱我的居(๑˙❥˙๑)能为我点梗写文的都是真爱,一直想看的监狱paro终于!!!无以为报...

© 呼五白想听睡前故事 | Powered by LOFTER